纵观西方成功的投资大师,无一不 是深喑人生智慧的哲理大师。巴菲特、索罗斯、彼得林奇……

而我们芸芸众生交易员,无一不是在追寻交易技术,在各大技术派中绞尽脑汁。试图找一到一种一劳永逸的交易方法。这就是大师与一般普通人的本质不同。

索罗斯的反射性理论,可能没几个人能读懂,而他在金融市场掀起的血雨腥风无人不晓、无人不知。巴菲特的价值理论就连小学生也能看懂,但真正能运用于金融市场的人、天下又有几许。

高度、格局、智慧决定了大师与凡夫的不同。说穿了就是哲学与技术的对垒。大师的境界已上升到哲学境界,而我们芸芸众生还在技术中苦苦挣扎。

交易是技术,更是艺术,但交易最终还是哲学。能把交易上升到哲学层次的人方才进入了交易的真正殿堂。